和顶尖芭蕾舞女演员聊聊形体训练这件事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10-25 17:40 浏览次数:

  年过完了,大家都举着油光光的大脸回来了,虽然这几天也没感觉自己太放纵,但肚子上那一圈浮油还是瞒不过去。得练练了,很快开春就到了露肉的季节。

  你身边估计有100多个老在朋友圈晒健身房打卡照片的,其实有40多个都是拍完器材就去洗澡的,不禁老想问,你练得那么苦,为何还是一只胖子。起哄,讨厌,可能都是为了安慰健身教练。

  今天咱们换个思路,别老跟铁片较劲了,咱们找一位国际级芭蕾舞女演员聊聊有关塑型的事,也许会有些新的方向。

  著名旅德芭蕾舞蹈家,艺术制作人。9岁登台,10岁以优异成绩被上海舞蹈学校破格录取为芭蕾舞专业三年级的学生。2000年获德国曼海姆国立音乐表演艺术学院全额奖学金赴德深造,2003年提前获得舞蹈硕士学位,并在慕尼黑巴伐利亚国家大剧院芭蕾舞团的公开招募中,从四百多个来自世界各地的竞争者中脱颖而出,成为该剧院有史以来首位签约的华裔女芭蕾舞演员。

  近年先后创作足尖系列《足尖上的肖邦》、《足尖上的情人》、《香奈尔之恋》及原生态芭蕾舞剧《茶尖上的芭蕾》等作品,2013年携手世界著名指挥大师祖宾.梅塔及以色列爱乐乐团奏响新年音乐会《春之声圆舞曲》的芭蕾篇章,并翻译出版祖宾.梅塔首部传记《我生命的乐章》;2014年携手法国浪漫钢琴王子理查德.克莱德曼共同演绎《足尖上的情人》芭蕾专场献礼中法建交五十周年

  在我的印象中芭蕾舞女演员都是骨瘦如柴的,吃完饭得直接奔厕所吐掉,但这次访谈更正了几点我对她们的误解,相信有些问题也是您想问的。

  邱:我小时候在国内开始练芭蕾时,上把杆老师要求我们不能前突后撅,要使劲把臀部收进去,这样从侧面看是平的,但是人正常站立就是塌腰撅屁股的,不当的训练方法容易把力量憋在大腿上,导致很多舞蹈演员大腿练粗,但上身又要求极致的瘦,显得不太匀称。到欧洲发现她们都是塌腰翘臀的,照样一转十几圈,观念不太一样。而且很多欧洲女芭蕾舞演员上身并不瘦,腰粗点拿TUTU裙一遮就挡了,但是她们特会长,露出来的胳膊腿都很细,这是人种问题没办法了。

  我觉得作为一名芭蕾舞女演员,首先你是一个女人,同时你是一名芭蕾舞者,不管是你跳《天鹅湖》也好,还是跳《睡美人》、《安娜.卡列尼娜》,你演绎的是一个女性的角色,所以你首先要有女性特征的美感,瘦会显得修长,但瘦不是唯一的标准,优美的线条是为情感与肢体表现力服务的。

  邱:我知道大家在很多电影里看过有关芭蕾女演员控制体重有多残酷,吃完饭抠嗓子眼儿,但其实芭蕾舞演员的优雅不是饿出来的。我经常和朋友开玩笑说我们是干体力活儿的,所以不能挨饿。在慕尼黑芭蕾舞团时,那些男演员一堂排练课下来都饿慌了,出门就塞两大汉堡,垃圾食品人家根本不在乎,照样八块腹肌各个跟人体标本似的。

  吃得很少这个是完全不成立的,因为这不是模特走秀,两个小时一场专场你挥汗如雨,会有大量的体能消耗,怎么可能吃得很少。记得小时候在学校,如果有双人舞的托举动作完成不了,首先就怪女演员太胖了,所以每天称重、节食、长跑;而我到德国训练时,一旦遇到托举问题,国外男演员首先会担心“Am I not strong enough?”想到该自己加强力量了。可能有个别女演员会很痛苦的减肥,但我觉得那不是普遍现象。我的习惯是演出前不吃饭,通过少量的巧克力和牛肉干补充能量,但演出后的美食也是人生的一大享受,我觉得所有违背美好事物的行为都是不成立的。

  首先芭蕾训练不是以瘦为目的,像19世纪著名的舞蹈家安娜.巴甫洛娃、乌兰诺娃等前辈,她们并不是骨瘦如柴,瘦是现在全球时尚界引起的一个审美导向。芭蕾舞女演员一般不做器械纯力量练习,我们需要舒展且具有柔韧性的肌肉,兼具爆发力和耐力,很多训练科目介于有氧和无氧之间。男演员因为有很多托举动作会做一些力量训练,但不会像健美运动员那样反复磨炼某一块肌肉,那样会降低肌肉的协调性,男演员需要灵活而有爆发力的肌肉。

  邱:像上脚尖这样的动作只有专业演员才会接触,初学者把杆的第一个动作是 plie,就我们所说的蹲,从脚腕到膝盖,从大腿到臀部、腰部,是一个连贯性的动作,对下肢有很好的锻炼作用,同时会拉长跟腱。把杆的手位训练,对于肩背部的线条是很有帮助的,让背部肌肉舒展,很多小孩过来,可能父母就是希望她不要驼背。之后还会有踢腿、小跳、旋转,逐步加大难度,但都不是用死力气那种,塑造灵活的肌肉。还有一类训练称为抻筋承受,加强身体的柔软度。

  邱:我想到过这问题,古典芭蕾最基本的要求就是开绷直,你的腿要直,然后跨要转开,脚背要绷出来。我见过一些女演员平时走路八字脚,但我只要不穿舞鞋就完全不会,可能就是个人习惯问题吧。

  邱:我觉得这是一个人的选择,而不是一个舞者的选择,我有些女性朋友不是跳舞的也选择不要孩子。当年我们慕尼黑芭蕾舞团的首席女演员Lucia Lacarra,39岁怀孕第一胎,怀孕5个半月还在台上和老公跳《茶花女》,六个月还在跳《天鹅湖》,穿一条比平时大两码的裙子,她老公特别紧张,双手托着两条生命,她自己说在台上都能感到婴儿的胎动,但并没有觉得不适,临产前20天还在上把杆,女儿很健康,她产后两个月就又登台了,也够神的了。

  邱:方向吧?我有很多朋友都进行过短期强化健身训练,其实都有一个很现实的目的,比如换工作、求偶、拍婚纱照,但是达到目的后就不再坚持了,因为她们在那段训练中觉得太苦了,回忆起来都是痛苦,不愿再面对。而练习芭蕾是听着柴可夫斯基的交响乐,在优雅的环境中,以很美的方式消耗掉卡洛里,感受艺术的熏陶,这可能和在健身房举铁不是一个感觉。

  而我们最终要得到什么呢,我可以举个例子。在所有的芭蕾舞团体里,都会有一些年龄大的女演员,艺术生命比较长,也有很年轻就不跳了的那种。最终被留下来的,一定是她的身体能充分传递美感,她往那儿一站、举手投足就已经有了美感了,这显然不是靠体能和发达的肌肉所能达到的。

  我身边的女性朋友,不管是健身也好,练舞蹈也好,或者弹钢琴、其实都是希望把这些综合艺术形式的美感,渗透到你的身体里,然后在日常生活的言行举止中传递出来,当然要承认健身是一项非常有针对性的,能够快速达到效果的塑身方式,但是life is a journey,你的身体也在经历一场旅行,我们追求的不光是最终的结果,怎么去形成更完美的体态,这个过程你自己也要非常享受,必须是享受的才能长久。

  最后做一件好事,如果想找邱思婷老师学习芭蕾,可以联系她北京的工作室——SisiBalletClub启瀚时间 TEL


上一篇:芭蕾舞女演员在醉酒后踢了警察的要害    下一篇:YOKA时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