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骏教授:1个方子搞定脾胃病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10-25 17:35 浏览次数:

  天津中医药大学伤寒教研室主任张国骏教授专于仲景之学,对于治疗脾胃病症有自己独到的见地,临床疗效显著。

  方中半夏味辛苦而入胃,辛开以散结,苦降以止呕; 干姜辛温以散寒,黄芩、黄连苦寒以泄热开痞。以上四药相伍,具有寒热平调,辛开苦降之用。人参、大枣培补中气; 甘草补益脾胃,又可调和药性。

  诸药配伍,寒热并施,辛苦并进,补泻并用,共达泄心消痞,补中扶正,调和寒热之功,则诸症自除。

  张教授治疗脾胃疾病,不拘泥于临床症状表现,而着重于脾胃枢机不运这一病因病机根本,痞证及脾胃功能紊乱,阴阳失调,气机不畅,升降失常等证。

  无论症状表现为胃脘胀满疼痛、呃逆呕吐嗳气、或反酸烧心泄泻等,善以半夏泻心汤为底并结合实际病情加减成方,奏效较快。

  半夏泻心汤辛开苦降、寒热平调,善调理脾胃气机之升降。临床见证因于脾胃升降失调者用之可调和脾胃气机;

  张国骏教授认为治病要顺应脏腑的生理特性。运用半夏泻心汤在于顺应脾升胃降这一生理特性,在此基础上再加以应用一些对应于具体病因病机之药,疗效必然显著。

  证属脾胃虚寒者,运用半夏泻心汤基础上加温中补虚药物,则温药更易发挥作用;

  胃气是脾、胃、大、小肠功能的综合体现,是消化饮食后产生的动力。胃气乃人生存之根本,《内经》有云: “有胃气则生,无胃气则死”“得谷者昌,失谷者亡”。

  明代医家徐春甫在研究《伤寒论》时指出: “汉张仲景著《伤寒论》,专以外伤为法,其中顾盼脾胃元气之秘,世医鲜有知之。”

  服下汤药,最初是要经过脾胃的消化吸收才能使药力布散于脏腑血脉及四旁肢体肌肉的,所以胃气对于人体和药效的发挥都有非常重要的作用。

  其一,用药力量平和而不峻猛,对攻邪法的应用时着重平和中驱邪,攻下而不猛,发汗而不烈,以固护病者胃气,胃气存而正气存,正气存内才有力抗邪。

  其三,对于呕吐及难于服用中药的患者,除了药中酌量添加生姜、竹茹等引经药外,另嘱其熬白米汤少量多次随药服用,以防呕吐恶心等。

  此外嘱咐病人煎药后浓缩药汁,一可使药力增强,二可避免因药量过多,有碍脾胃运化,而出现胃脘胀满不适。

  首辨虚实,证属脾胃虚弱者则补之,健脾胃,补益气; 证属脾胃不和者,则调之,调升降,畅气机。

  次辨兼症,吞酸者,酌加乌贼骨、煅瓦楞、浙贝母以制酸止痛; 呃逆嗳气者,辅之以旋覆代赭汤。呕吐者加生姜、竹茹等以和胃止呕;

  湿浊阻滞者酌加佩兰、白豆蔻以化湿,茯苓、猪苓、车前、瞿麦以利湿; 证属脾胃虚弱者加黄芪、山药、党参等健脾益气;

  肝气郁结者酌加柴胡、佛手、陈皮以理气行滞; 失眠不寐者酌加龙骨、贝齿类镇静安神,酸枣仁以养心安神,诸如此类。

  例如肝气郁滞患者则嘱其玳玳花、玫瑰花等代茶引用;咽部不适患者常用玉蝴蝶、金果榄类代茶饮用,以起到更好的利咽作用。

  服 4 剂后,胃脘症状明显改善,仅偶有头部不适,大便粘腻,余症均安。舌略暗,苔薄白。

  又服7 剂后,胃脘安稳,头晕消除。以上方做丸药绪服1月以巩固疗效。1月后随访诸症安稳未有复发。

  此胃脘不适乃肝木乘脾,脾胃气机升降失调,而致胃脘堵闷。以半夏泻心汤以调理脾胃气机升降,脾升清胃降浊,则痞证自除,胃脘堵闷自消。

  白术、砂仁以益气化湿养胃。因患者平素性情较急,因而佐以柴胡、佛手、代代花、玫瑰花一类疏肝理气机,加旋覆花以降逆,肝气调畅则脾升胃降之序自顺矣。

  病久入血络,患者舌暗红,因此酌加郁金以理气化瘀。患者咽部不适,酌加金果榄、玉蝴蝶以利咽化痰。

  二方中,因患者胃脘症状减轻,情绪也趋向稳定,因此减少辛温之干姜、砂仁用量,减去玫瑰花; 头部不适又酌加白芷、藁本以疏风止痛,钩藤以平抑肝阳止头晕。

  3. 方中用药要有主次,有佐使,用药尽量平和,少用猛攻之药,以顾护胃气,于平稳中解决问题。


上一篇:咽喉科诸症验方歌诀[值得收藏]    下一篇:声音嘶哑辩证治疗的中医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