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古埃及:吉萨之金字塔群(18-03)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10-25 17:38 浏览次数:

  午饭在尼罗河一艘游轮里。饭菜味道如何,全然忘记,但对那艘船,船外风光,记忆犹新。第一次看到尼罗河,第一次踏上尼罗河。正午阳光直射,水面平稳开阔,岸边椰枣树零落。船上用餐,餐桌不见丝毫摇晃,尼罗河之深厚沉稳,印象深刻。

  大河穿城而过,将开罗分为东西。过开罗继续北去,进入河口三角洲,尼罗河漫散为数股,汇入地中海。身后,留下了造福千古的良田沃土。今天的尼罗河三角洲,面积2.4万平方公里,约占埃及国土面积3%,却汇聚了全国一半的人口。

  打开卫星地图,三角洲就像一支由尼罗河谷伸展出来的莲花。古埃及人认为,太阳就是从尼罗河最大最美的莲花中升起的,莲花因此成为上埃及的象征。法老时代,三角洲被称作下埃及,河谷地带为上埃及,纸莎草是下埃及的象征。两种吉祥物常可在法老的雕像上看到。

  尼罗河三角洲自古土地肥沃,人口密集,为古埃及文明的重要发祥地。公元前3100年,上埃及国王美尼斯打败下埃及统治者,第一次统一了上下埃及,建都孟菲斯,开创第一王朝。古埃及的王朝史,由此拉开序幕。美尼斯的地位,颇类秦始皇。孟菲斯古城遗址,位于开罗西南23公里。作为埃及最古老的都城,持续时间达800年之久。

  无暇休息。午饭后直接往吉萨,游览大金字塔。很远很远,就能望见那座近乎正三角形的高大石碓。曾经荒凉寂寞的法老墓地,因为旅游,如今已与闹市连为一体。一辆接一辆的大巴车,一群一群兴奋的游客,虔诚地前来朝拜,为4500年前的人类杰作倾倒。

  下午两点半的阳光,因浮尘略显朦胧,但漂游的砂砾丝毫无损于骄阳的魔力,无一点绿色遮盖的沙漠上,肉体被无情的蒸发抽打着,仿佛又一种法老诅咒。也许是金字塔的名气太大了,魔力太大了,所有人都无所畏惧。

  远观,三座大金字塔巍然,数座小金字塔错落。最大的胡夫金字塔,原高146.5米,风化掉10米后,仍有40层楼高。胡夫之子的哈夫拉金字塔,原高143.5米,风化掉一部分后,现与胡夫金字塔等高。胡夫之孙的门卡乌拉金字塔则逊色些,只有66.5米高。至于那些小金字塔,难免相形见绌。

  近前,胡夫金字塔的巍峨逼人仰视,所谓高山仰止。平地一座石山,高耸几十层楼,目力所及处,一望无际。不少人爬上金字塔的巨石,那上面有墓道另购票游览。人如蝼蚁。两米高的人与两吨半的石块,强弱立判,与整座金字塔,更是不成比例。如此视觉效果,只能归之为震撼。

  你被震撼了,法老的目的就达到了。你是如蝼蚁般凡夫俗子,法老则半人半神,人神一身。面对如此庄严雄伟,非人力所及,你难道还不匍匐在地吗?

  金字塔,法老的墓地。自然是先有法老,后有陵墓。先有孟菲斯,后有吉萨。以孟菲斯为都城的第一王朝(八位法老)持续了250年。第二王朝(六位法老)持续164年。从第三王朝到第六王朝,前后500年,埃及进入古王国时期,法老们依然以孟菲斯为都,都城周边出现了更多的法老墓地,金字塔便诞生于此时。

  第三王朝(前2686~2613年)的法老墓地,发现了阶梯金字塔群,这也是古埃及金字塔的鼻祖。紧随其后的第四王朝(前2625~2515年),历时约110年,先后有七位法老在位,其中就包括胡夫、哈夫拉以及门卡拉,也就是我们眼前这三座大金字塔的主人。

  胡夫的父亲斯尼夫鲁是第四王朝的开创者(在位24年),一位金字塔狂,据说其在位期间共建了三到四座金字塔,第一个不满意,第二个不满意,最终建成了完美的角锥体金字塔。应该说,斯尼夫鲁时代,为胡夫金字塔的建造,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教训。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金字塔也不是一代人的成果。

  关于第四王朝的记载少之又少,但永恒矗立在吉萨高地的大金字塔群,昭告着那个时代的繁荣、富足、发达。即使以今天的工程技术水准,在沙漠上平地垒砌一座巨石金字塔,也非易事。根据希罗多德的说法,金字塔由230万块巨石组成,平均每块重约2.5吨,修建胡夫金字塔共用了30年时间,每年动用人工10万多人。无论是4500年前,还是今天,这些数字都堪称天文量级。

  胡夫在位23年,哈夫拉在位25年,门卡乌拉在位28年,再加上斯尼夫鲁的24年,祖孙四代“金字塔狂”在位时间累计长达一个世纪。称其为金字塔王朝毫不为过。真不可理解,一代法老大兴土木,下一代法老继续征召夫役,连续四代法老,留下了至今望尘莫及的人类伟大奇迹,那时候的尼罗河谷和三角洲,该是多么的富庶?

  许多人在问,同一时代,中国人在做什么?按照夏商周断代工程的结论,夏代的起讫时间,约为公元前2070~1600年。也就是说,胡夫金字塔的年代,比我国夏代之初,还要早500年。古埃及人修筑金字塔时,中国古人还生活在尧舜禹的部落时代、传说时代。我们无心责难自己的祖先,只能说黄河流域的资源禀赋,与尼罗河不可同日而语。只能表达我们对古埃及文明深深的敬意。

  花100埃磅购票,可进入胡夫金字塔内部。墓道低矮狭窄,据说人静躺其中,能吸收大金字塔特殊的天地之能。随团旅游,时间限定,人头汹汹,干脆放弃了。胡夫的木乃伊至今没有在金字塔内找到,埃及博物馆一枚小小的象牙雕像,据说是胡夫幸存的唯一形象。

  哈夫拉金字塔也可购票入内,但吸引力显然不如胡夫。哈夫拉金字塔顶部依然残存大理石外贴面,由此可以判断,当年胡夫金字塔也应该装饰有光滑的大理石贴面,古人眼里的吉萨金字塔群,相信比今人看到的更精美。

  著名的狮身人面像静卧在哈夫拉金字塔前。博物馆里见过大大小小各种材质的狮身人面像,金字塔前的这一尊,可能是古埃及留下的最大。整块巨石雕凿,栩栩如生。数千年风霜雨雪,石像已遭彻底毁容,鼻子不见了,眼睛模糊了,当年的凛凛威风只剩下想象。巨石前面是当年的神庙遗址,导游特意指给我们看制作木乃伊的操作间。

  两个小时,走马观花,但已经非常满足了。亲眼见到了被誉为古代世界七大建筑奇迹之首的胡夫金字塔,还有什么比这更令人兴奋的。更何况,排列金字塔之后的巴比伦空中花园、阿尔忒弥斯神庙、奥林匹亚宙斯神像、摩索拉斯陵墓、罗德岛太阳神巨像和亚历山大灯塔都已成为遗址,只有金字塔仍傲然屹立。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吉萨金字塔群全家福观景攻略